小说520 - 武侠仙侠 - 梅花灿在线阅读 - 100你好可爱

100你好可爱

        吹来阵阵凉风的秋夜,月色从天上倾泻而下,木影扶疏,斑驳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衣女子不时蹙眉,清丽柔美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娆情,你家主上何时才能恢复正常?”红衣女子正是酒儿,她的语气中透露出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娆情眉目间更显冷漠,她也知道主上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,可欲要主上恢复却并非易事。半年前主上误入一处险地,当时情况非常危急,幸而主上并非常人,最终得以脱险。可却是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儿耳朵动了动,听着屋里的动静。唉,又来了,这半年来日日如此,白天不起晚上不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认命似的推开一间泛着微黄烛光的房间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半倚在床上,像是刚睡醒的样子,黑发散着,有几缕跑到了如刀削般的眉眼上,竟是平添了几分朦胧与邪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期然对上一双深邃明亮的黑眸,酒儿有一瞬间的晃神。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,如何会有这样一双眼睛?她是何时开始注意到他的眼睛的?好像是从半年前,他醒来的那刻开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黑眸中划过一丝茫然,轻轻地问道,“你是谁?”那一刻的张九机,在她看来已经不同了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的男人还在看着她,酒儿走近,用手隔住注视着她的一双眼睛说道:“我们已经在凡间待了许久,你打算何时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拨开她的手,棱角分明的脸庞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吧你。”这大魔王受伤醒来之后忘记了许多东西,他记得自己、娆情、四大护法,却唯独忘记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饿了。”张九机的薄唇里轻轻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酒儿知道这次劝他回去的话题又就此打住了,也不想勉强他。毕竟,他之前的生活在她看来是可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儿施法在指尖凝聚了一朵小梅花,无声地说着什么,小梅花机灵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会儿娆情会送吃食过来,我先回去了。”酒儿刚说完,就看见张九机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仿佛自己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。酒儿晕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张九机扣住酒儿的腕子,酒儿不得已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一个大男人对我一个女儿家动手动脚的真的好么?”酒儿抽出手腕,斜睨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表情戳中了张九机的心,他现在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:酒儿好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可爱。”想着,嘴里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做别人听到一个大美男对自己的赞美,定是心花怒放,顺带点儿害羞。可酒儿就像是天生缺了这根弦似的,她笑了,猝不及防的惊艳到了张九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这是一句极其厚脸皮的话。可另一位由于脑袋的问题,也丝毫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”敲门声响起。娆情不愧是张九机得力的手下,做饭的速度都非常人能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有点懊恼娆情来的不是时候,一张俊脸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儿去开门接过饭食,她不想让无辜的娆情被这个没事抽风的张九机责罚。

        娆情目不斜视,丝毫不窥探房里的人,即使她也很想知道主上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这是酒儿关门前的一句话,娆情的嘴角扯出一丝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发自内心的笑,可因为许久未曾笑过,她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。她上次笑,还是在数年前第一次遇见焱阔那个小家伙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焱阔让她想起来她未曾成长过的孩儿,所以,已经冷心冷清了多年的自己接住了那个即将掉落到地上的孩子。心上的冰,不经意间似乎融化掉了一点。娆情听见屋里的声音,摇头笑笑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还在床上赖着不起的张九机,酒儿“砰”地放下吃食,双手叉腰道:“下来吃饭!”其实酒儿的内心还是稍稍有点不平衡,自己每天要给他当牛做马,呃,这个词似乎过了,但总归是要伺候这个活祖宗。而他呢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唉,不平衡啊不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某人双手交叠枕在脑后,微阖着眸子,一副悠然的样子:“我还有点困,你来喂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儿瞪大了眼睛,抄起一个点心就扔了过去。不过更气人的是,张九机头一侧,张口衔住了点心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着小暴脾气还加点机灵的酒儿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,拿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酒儿大笑,眼泪都笑了出来,“杯子你也吃啊?牙疼不疼?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绝地反击,跳下床点了酒儿的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嘎。”酒儿一动不动,还保持着大笑的姿势,看起来好不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盯着酒儿转了几圈:“我点的是你的停穴,每日你都回去的很早,今日就留在这里陪我吧。”他的脸上挂着欠揍的笑容,起码在酒儿看来是欠揍的,不过无论他此刻什么表情,都是会被酒儿认为是欠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饭也不吃了,又回到了床上。他背对着酒儿,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嘴,别说,还真挺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儿死死地盯着张九机的后背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张九机早就被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半时分,张九机醒了过来,看见酒儿困倦地闭着眼睛,心里不由得懊恼。他原本只欲惩罚酒儿一小会儿,可未曾想却睡着了,站了几个时辰,她一定很累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解了穴的酒儿突然惊醒:“你太唔太过分了。”酒儿是生气的,可因为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太久,加上真的困了,一边打哈欠一边说出来的话,可真是听不出来生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小心睡着了。”张九机无比真诚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张脸,酒儿真想给他一拳。可她真的困,于是砸吧砸吧嘴:“再见!”说完头也不回的摔门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九机盯着门,久久不动。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?明天补偿她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听到声音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大魔王的人设崩塌了

    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