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520 - 其他小说 - 超级漫威副本在线阅读 - 142

142

        路上再与预先等候的蒙面侍卫与驼背老头查尔相遇,共同前往望雪码头,遣送多余的雪犬回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船第一日,就遇到了前来购买毛皮大衣的一众货商,大家青年公子亨德与杰克大老板竞相哄抬皮衣价格,让李浩俩人一月暴富,仅仅卖出数十套皮衣,就暴赚几万两纹银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听得睁大了眼道:“怎么可能,你们一月就净赚几万两纹银?不会是吹的吧?本公子这一船货卖过去,听说能赚个一万两纹银就算不错了!若真是这样,本公子还跟你这小凶将比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笑问道:“这一船装的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道:“葡萄酒,马奶酒,奶酪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狐疑的道:“好似没有闻到非常浓的酒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道:“隔着船舱,再隔着大木桶,这气味当然没有这么容易飘散出来。你小子别打岔,继续听小娃娃吹你们的故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娇笑道:“九尺叔道是吹的,那我就不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忙点头道:“真的,全都是真的总行了吧!你接着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继续言道,当初他们订制的最佳货物,竟然只是最上等的雪豹毛皮制成的,雪狐皮衣仅制作了两套,其余的并没有制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岩狮惊讶的摇头道:“当初光咱们在雪峰之上捕猎而来的,除了帮你们各自做的雪豹与雪狐皮衣,还剩下皮毛,能够制作两三套的雪狐皮衣,怎么就不多卖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笑道:“夫君也恨不得当时能够多卖点,不过当时并不知情,忙着压货存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较苍老的声音道:“物以稀为贵,趁富商云集哄抬物价,这招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讲的是乾宋王朝的语言,西方大陆的语言,就由米娅即时翻译过去,不耽误大家听这精彩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的语言有人翻译,他们说的话,就没人翻译了,侍卫们自然听不懂,一个忍不住的问道:“公子,那老儿刚刚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微笑着言道:“商家秘诀,以稀为贵,趁富商多,让他们争相竞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侍卫想不到已经成为“驸马”的李浩竟然会和颜悦色的为他们翻译,感激的道过谢,继续听雪月儿讲精彩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货生意有查尔老技师坐镇,守货的有蒙面武师与艾撒切尔,以及四匹大雪犬,更有船老大自招的护卫,李浩完全不用操心,自管与生意精通的杰克大老板学习生意经。

        顺藤摸瓜,问到了杰克此行的目的是贩卖珠宝原石,然后就弄出了以二十五万两纹银为原价,弄来了数套上品、极品珠宝原石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又撇嘴道:“笑雨姐,你真不老实!跟着小凶将在一起,别的不学,尽学些夸大其辞的坏脾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赞同的点头道:“小娃娃,你这下吹得不精彩,把牛皮吹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笑道:“又道我是在吹牛,那我不吹了!九尺叔,现在轮到你现在吹嘘一下,究竟拿住了多少苦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嘿嘿笑道:“老夫从不吹牛!不过小娃娃吹得还挺好听的,就继续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微笑着摇头道:“我没了兴趣,吹累了,不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道:“好好好,老夫说错话了,小娃娃接着讲你们的精彩经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道:“再提吹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摇头道:“绝对不会再提!就算不经意的再提起,也不会是在说小娃娃你,只道是你跟着某人学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笑骂道:“本公子坐着不言语,也要挨骂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哄笑,故事未完,被勾得心痒痒的,连声催促雪月儿继续讲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推托不过,继续开始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雪月儿提及杰克老板主动提出,要用二百五十斤浓缩的上等虎骨酒交换,顿时几家点头表示相信,几人惊讶的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,表情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米娅与阴吉尔更是惊叹,原来当初作为礼物的虎骨酒,竟然如此值钱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又道当初做出的虎骨酒,并没有那么值钱,配属药材等并不算极品,浓度也不够。而且那老虎的绝大数筋骨,已经用来熬制油膏,用来熬制药酒的已经不多。按杰克老板给出的价格,那些东西,大概也就值个一两万两纹银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要崩溃了,就那几坛酒,就比他整整一船货的利润要值钱,早知道还不如送些宝石什么的,把那几坛酒换出来交易!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是船抵达冬灵码头时,气温升高,四只大雪犬蔫了,皮货如何销售也成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笑道:“哈哈,小凶将这回失算了吧!后来如何,大费耗时辰的,再乘船返回了飘雪码头?反正你们那一回已经暴赚数万两纹银,再返程也不会亏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笑着摇摇头,道是的杰克大老板先是开玩笑以一两万纹银回收货物,最后指点迷津,让李浩继续北上长源码头,起程都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这才记起,奉命保护李浩俩人的骸吉,被李浩他俩留在了都城这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船到长源港,气温果然下降不少,四只雪犬也恢复过来。雪月儿在码头收了瘦皮猴之后,继续起程都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货到都城,两个大老板去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按杰克的指点去了极珍阁,请顶级大师加工原石,制作出精致漂亮的宝石手链与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 极珍阁掌柜见到了那上品原石已经大吃一惊,再见到两串极品原石,第一个反应就是震惊,想着要兑换过来,最后改为巴结他们招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宝石原石的珍稀性,船上众人绝大多数并不清楚,只有那位先前称赞李浩做生意手段的老头,再次点头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它们的出产地,也许并不大值钱,等到大费功夫运送至极远的繁华城市,经过顶尖级大师的雕琢,再在名店出售,那它们的身价,就得翻上数番,甚至是数十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加工宝石原石的空闲,李浩趁机询问极珍阁掌柜,店中有没有拇指大小的寒水珍珠存货。霎时间掌柜的就来了兴趣,等到的却是李浩提出的用极品宝石手链交换,掌柜的傻了眼,只能道出那珍珠的拥有者,是一位极有来头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浩他们无奈放弃,大人物却早有派人在极珍阁监视,当即将信息报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夜,李浩他们一回到福香酒楼,立即来了队衣甲鲜明的卫队来请客,当先一人更是傲慢的鼻孔朝天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地头,李浩俩人更吓了一跳。起始觉得她也可能算江湖中人,赌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等到受了侍卫的警示,李浩才意识到惹麻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直接相让已经不行,赢又赢不得,李浩顿时只能给文月公主当靶子练,打得半空中抛跌乱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取笑道:“漫天抛跌,听着很刺激,很过瘾的!小凶将,什么时候也这样给本公子练练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笑骂道:“还漫天抛跌,本公子赏你漫天星雨,刺你个马蜂窝才差不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乐得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闻听到朝思暮想的星雨银针筒,阴吉尔霎时间双眼绽放慑人精光,紧盯着雪月儿,双掌猴急着搓动着,催促道:“笑雨姐,这星雨给本公子造了没有?还有其他配套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抢道:“没有!陆妹没有救出来,还来不及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没造好啊!等会救出那什么陆妹、柒妹的,你一定得帮我造一整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阴吉尔顿时又如泄了气的皮球,耸拉着脑袋,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忍俊不禁的掩嘴轻笑,岩狮跟着乐得嘿嘿直笑,李浩无事抢话,肯定是逗他的,偏偏猴急的阴吉尔就是会上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不对,阴吉尔顿时又像斗鸡一样指着李浩骂道:“好你个小凶将,又来消遣本公子!对了,本公子现在改名鹰吉尔,不是你们当初你们取的阴险的阴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浩大笑道:“本公子只是一个读音,从未写你的名字,你怎么知道本公子就是用的那个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鹰吉尔道:“从你嘴里吐出来的,绝对不是象牙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暴笑,将这刚点起烛火笑得跟着摇曳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精彩的故事,不知觉间,外面已经是日落月升,到了昏暗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 月色皎白,照着原本碧蓝,如今漆黑的海水,柔和的闪烁着一片白光,像是尾大鱼的彩鳞,耀目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前面过来一艘战船!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粗声大吼,将船舱大厅的暴笑浇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变得有些紧张,李浩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没事,一个正常的海域,哪里会不出现一个王朝的战船的?那样出海的渔船、客船还不给海盗轻轻松松的就洗劫一空?娘子,用那边的语言继续讲故事,外面的事情交由阴吉尔打点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月儿点点头,换了语言继续讲故事,起初有些生涩,不久就讲得圆转自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语言一改,就苦了四名侍卫,他们顿时甚么也听不懂,不停的咒骂这该死的战船,就不能不要出现,至少绕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是李浩俩人如何在回来的时候撞上了胡春秋,李浩老实不客气的上前打招呼,撸下那肥胖子的一只玉戒,将他气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岩狮笑道:“小凶将果然够凶啊,这欺师灭祖之事也敢做,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名侍卫同样听得眉飞色舞的,他们早已经发觉了新的消息来源,那就是岩狮旁边的那位蒙着白色面巾,只能见到的一双美眸若碧水流波,吐字更是莺声燕语,话音清脆,娇柔悦耳,一定是位绝世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们的倾听之余,不禁时常在猜想,她究竟会是怎样一位美人儿?能否算得上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的倾城倾国之姿?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热闹非凡,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闹,依稀间还听到张弓的嗡嗡之音,还有一些嘎嘎的拉动机括的沉闷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顿时又变得有些紧张,竖耳倾听外面的动静,雪月儿也停止了讲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者何人?报上名来!可有窝藏逃犯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一个男子粗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鹰吉尔道:“这是罕定大漠沙鹰堡的做生意用的货船,船上载的全是美酒,几位将军不信可以派人上船搜查一番,顺便品尝一些美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那全身轻便黑甲的将军点点头,点点头道:“沙鹰堡商船?听闻沙鹰堡远在大漠之中,怎么跑来海上做生意了?放梯下来,本将军要亲自检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船靠拢,这将军胆子还非常大,直接就上了沙鹰堡的大货船。

        灵敏的攀登上货船,那将军威严的踱着正步,来得后舱检查,忽然望见一片白巾蒙脸的人群之中,一个高大的壮汉,满脸黑须极为惹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将军楞了片刻,拍拍头盔,拱手为礼道:“岩狮岩页前辈?小将江放灯,代王爷向前辈问安!没想到前辈真像江湖中的消息一样,留在了沙鹰堡做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狮哈哈大笑道:“老夫这些时日留在沙鹰堡,帮忙小娃娃们处理一些见财起意的败类,叫他们敢打老夫的主意!你小子放心,这船真是运了船酒过来贩卖的,你小子不会也想黑几桶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放灯尴尬的道:“前辈取笑了,这话可不能乱讲,传到王爷耳中,小将的官职恐怕不保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放灯不放心的继续扫视着这船上的一大群人,岩狮哈哈大笑道:“难道江老弟也记挂着那三十万两白银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放灯摇头笑道:“前辈取笑了,那两只没用的老虎,早已经被陷阱三魔拿住剥皮斩头,哪里还有银两可得!其实不瞒前辈说,小将想领百两黄金,捞个驸马当当,前辈让是不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虎已经被灭了?真是那两个家伙做?本事见涨了啊!”岩狮微楞间,哈哈大笑的点头赞道:“你小子胆子也不小哇!不过你有本事,自认比二虎的本事厉害,尽管去抓他们俩人抵数,老夫有什么让与不让的?凭你小子的本事,你也抓不住他们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见笑了!前辈第一次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放灯尴尬的拍拍头盔,继续探口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岩狮笑道:“你小子不是守这片海域的吗?老夫是不是第一次回来,你还不清楚?你小子别从老夫这里探口风了,那两个小子早已经从另一边的码头,先老夫一步回乾宋王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放灯点头道:“此言有理!前段时日江湖传闻,陷阱三魔轻轻松松的以四敌十六,灭杀掉沧门二虎所带的伏击杀手,大张旗鼓的去黄州衙领那一万两纹银的悬赏,与州令斗智,结果引来了一大帮高手追踪。没想到有老魔坐镇指挥,命本地大老板帮忙游街的二魔脱围,从容的在酒楼来了个瞒天过海之计,不慌不忙的替换出他们的人员。州令早有准备,当时城门关起,忽然间又来了一大队的城民抢门,轻松就放跑了三魔,将州令气得吐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