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520 - 其他小说 - 有卿归兮在线阅读 - 第一零四章

第一零四章

        周游似乎是要被眼中的恨意所吞没,儒雅的气质荡然无存,周游本来因为疼痛倒吸一口凉气的嘴唇此时却上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脸上的鞭痕已经不能仅仅用皮开肉绽来形容了,木雨这一鞭下去,没有丝毫的情面可言,一招下去就已经见了骨头。绽开的皮肉周围都是一股股下流的鲜血,周游任由这些鲜血顺着脖子流入他的衣领见,又像袖口处的鲜血一样缓缓浸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自然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场面,有些森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本就有些病气的苍白,现在满脸的鲜血再加上露出一口白牙的苍白唇色,发髻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散落开来,头发散乱地披散了一肩,倒像是个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索命的新鲜恶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自然是受不得看到周游如此笑,以及,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!凭什么他不怕他!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书生,还想反了不成?他就是要让所有人臣服于他,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看见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!现在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,凭什么就不怕他了!

        周游越是流露出倔强地带着恨意的眼神,木雨手中的鞭子挥舞的就越快越狠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的衣衫已经破成了布条,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,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都是鞭子留下的血迹与翻出来的肉交错着覆盖在上面。可是他依然没有露出半分木雨想要看到的那种神色,他依然在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打的越是激动,越是欢畅,周游就笑得越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怕?你这样的人都不怕堕入十八层地狱,我又害怕什么?”周游讽刺地笑了笑,许是身上实在是太过疼痛,因此他扯嘴角的时候显得有些艰难,周游说话时难以避免地牵动那条几乎延伸到他下颚的鞭痕,长长的红痕随着说话的幅度而动,可是周游依然没有放慢他说话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可值得他害怕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木雨并没有回答他,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。只是手上的动作越发激烈,鞭子一次一次狠狠地打在人的皮肉上,发出并不悦耳的声音。而每当木雨挥动一次鞭子,鞭子上便带有些血迹打到这房间里,房间中已经布满了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轩将外袍脱下来,披到了沈枫与沈皎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鞭子上不再只有血迹了,有时候甚至会连带下来一些肉沫和肉块,格外令人作呕,沈皎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,已经忍不住弯下了腰干呕。可是他此刻也吐不出来什么,只觉得腹中翻滚难忍,一下一下呕出酸水来,抬起头时已经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已经有些受不住了,可是他依旧一次一次被鞭子抽倒,又一次一次地站起来,就算被木雨活活打死,他也依旧要用一种站立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显然也有些力不从心了,每挥动一次鞭子,便要用更大的力气去将它再一次挥起来,虽然他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,可是这个时候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像潮水一样将他席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因为长时间挥动手中的鞭子而憋得通红,和那种精神矍铄的人不同,在木雨的身上体现的,是一种无力的颓唐与衰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不能自由地支配手中的鞭子了,木雨他的手在抖,一个杀人无数的人,他的手居然在抖。何其荒唐,何其可笑?一个可称之为刽子手的人物,他现在不过就抽几下鞭子,他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你就算打死我又能怎么样,反正你也不会活下去,反正现在谁也帮不了你,等到那一天,你终究会全身溃烂曝尸荒野。”周游此话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,也许是因为疼痛,也许是因为恨意,反而笑得十分猖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一生中确实都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事情,也许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猖狂过,这一生他都没有如此放下礼教,白白净净的一个书生,他能做什么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可是他仿佛,只有这一刻才找回了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能仰天长啸,只能看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嘶吼过,呐喊过,可是最后他只能选择苟且偷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夫,平时靠着治病救人帮别人写写家书来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遇到了一个人,他一开始以为木雨是他生命中的贵人,只是当时的他想不到竟然是一切厄运的开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人品极佳,十里八村的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,因此有不少姑娘家倾心于他,不知道多少姑娘家偷摸瞧着走在街上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一无良田,二无沉甸甸的金元宝,想来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份,走在路上就被一个裹着流苏的绣球砸中了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这一种突如其来的事情从来就没有能够轮到周游的时候,可是天上真的会掉馅饼,这馅饼长得还算是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,周游就碰上了前来搜寻美人珠宝的木雨。那时候的木雨雄姿英发,只不过遇上了一些麻烦,或者说是报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毕竟是个大夫,于是就帮了点小忙,也算是救或木雨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一眼看上的,并不是周游的医术,而是他的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既然已经看上了,便再也没有放过的理由。他好说歹说将周游哄去了天权派。自然是携着他的娘子一同住在了天权派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名义上就成了天权派的一位医师,因为周游人忠厚老实,因此也颇受人的欢迎,日子一长渐渐觉得如鱼得水。也就想着安顿下来,算是个长久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那道貌岸然的木雨居然如此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木雨身侧从未断过女人,要让他清心寡欲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他本来已经忘记周游的事情。可是也是一个偶然,让他终于将魔爪伸向了周游美满的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好酒而无量,因着喝酒而做出的荒唐事数不胜数,尤其是……酒后乱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晃晃悠悠地正刚从昏天黑地的一通酒席之上脱身出来,只见得周游的妻子正从住所走出来给周游送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巧,正被出来的木雨瞧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雨一连多日每天看见的都是浓妆艳抹的女妓,这么一个貌美的清秀佳人缓缓行之……